区块链投票

Alex Speirs 150 x 150
By Alex Speirs Published: 1月 13, 2021
ballots on blockchain

选举,或者更确切地说,投票领域不仅是区块链主要的改革领域,而且可能是影响最深远的一个领域。

比特币协会驻澳大利亚大使、LAYER2 Technologies的首席技术官 Eli Afram目前正聚焦于此。LAYER2 Technologies利用Bitcoin SV区块链,开发了一个基于区块链的多用途投票平台B-Vote。Afram认为区块链这种不可篡改的数据账本是一种完美的工具,可用于可靠地统计各类选票。一个显而易见的实用范例便是政治选举,但是B-Vote也可以用于商业甚至是个人场合,而且可为每种场合进行量身定制。

“投票一直是区块链技术未能落地的实用范例之一。”Afram说道,“我过去曾与政府有过合作,这个构想一直萦绕着我的头脑之中。”

这是一个从理论上讲很有意义的构想:区块链技术的一个核心主张便是,它能以一种不可篡改的方式进行数据存储,这种“不可篡改”指的并不是“不可能改变”,而是非常难以改变。账本是公开的,所以任何异常——比如说投票过程中的异常,都可以被那些有心的人检查并识别出来。

Afram进一步解释说:“这可能就像你在投票站看到的大型透明投票箱。所有的选票都被放在一个透明的盒子里,这样每个人都可以看到,在投票之前,盒子里不应有选票,也确实没有;或者是在投票之后,盒子里不会出现不应额外增加的选票。一旦你投下了票,你就可以亲眼看到它被计算在内。这就是区块链投票能带来的好处。它并不能解决投票本身的问题,但它朝正确的方向迈出了一步,使投票流程变得更好、更透明。”

但是,尽管区块链所提供的安全性与综合投票机制的要求之间似乎存在着明显的联系,但至今还没有人对区块链进行充分利用——现有的尝试远不能发掘出Afram心目中的利用区块链来投票所具有的巨大潜力。

Afram谈道:“以太坊区块链上曾有过一个ICO,做的是一个投票平台,宣传时说它是一个功能完整的区块链投票系统——但它并不是实时投票,该系统是在投完票并公布结果后才收集选票,然后将数据上传到区块链上。如果你是在事后才上传数据,那这与最终的目的就是相违背的。而我们的构想是,你可以进行实时投票,用户将投票直接提交到区块链上,这样用户就知道他们确实投上票了。如果你是事后才去上传,那么谁敢说你在上传过程中没有操纵数据呢?”

初探B-Vote

虽然B-Vote仍处于早期阶段,但它已经足够让Afram用来展示其核心功能了。

B-Vote价值主张的核心是其多用途性:它既具有像SurveyMonkey这类面向消费者的平台那样的简约性,同时在后端也足够健壮,可以支持部署在更重要的政治领域。借助Bitcoin SV底层所带来的主要好处——即不可篡改性、无限扩容、高吞吐率和低交易成本,使得B-Vote也具备了广阔的效用。同样的技术,既可以用来支持选举,也可以用来创建、传递和存储普通的问卷调查,其它的用途也不在话下。表彰和表单反馈均存储在区块链上,但用户甚至可能并不会注意到这些。

Blockchain form builder
说明:B-Vote系统当中已集成了Money Button的表单生成器界面。

从生成表单的用户角度来看,整个流程都给人一种熟悉的感觉。此处最明显的区别是,表单生成器可以指定是否将以加密的方式将数据保存到区块链上。尽管只是在页面底部的有一个单独的复选框,但这种选择本身就为各类实用范例提供了平台。例如,一家公司准备就某事项进行利益相关者的投票,他们可能希望所收集到的反馈和数据对公众完全透明可见,而其它的应用需要的则可能是最严格的安全性。

“想象一下,如果你想让股东对某个提议进行投票,你会怎么做?如果投票者知道他们所使用的是一个透明的系统,这就将建立起信任。”Afram如此说道。

另一方面,如果B-Vote被用于公开选举类的活动,那么最好对数据进行加密,只有投票的人和负责接收数据的当局才能进行读取。

尽管B-Vote的界面似乎已经开发完善,但Afram强调,投票者看到的前端是完全可定制的。往小了说,B-Vote可以用于诸如反馈收集这类简易的事项——想想你经常在机场看到的那种简单的反馈按钮,乘客们根据其对服务的满意程度而按下红色或绿色按钮,然后可以通过B-Vote对其进行跟踪并将其存储到区块链上。

用户方面

保持B-Vote的多用途性的关键一点是确保比特币不会夺人耳目。Afram认为,要让B-Vote被广泛应用(无论是用于选举还是用作一般性调查工具),用户都必须能够无感地完成创建表单或将反馈提交至区块链的流程——又或者说,至少不是使用自己的比特币钱包来为交易付费。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B-Vote与MetaStreme展开了合作。MetaStreme是一个可扩容的比特币钱包,可一次性向区块链提交大量的交易,这为B-Vote这样的应用打开了所有区块链相关流程(比如说为上链支付BSV交易费)的大门,让各种流程更加靠近供应链的上层,并远离终端用户。

“现在,如果我想要提交一个表单,这里有一个Money Button的按键,我只需滑一下就可以把表单提交到区块链上,这样这些内容就被记录在了线上。”Afram解释道,“而对于那些不持有或不使用比特币的人群,我们则使用MetaStreme作为后端。这样做的目的是让我们不用通过钱包就可以把数据记录到区块链上。最后在页面底部会出现一个提交按键,而不是一个Money Button的按键,然后MetaStreme就会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将信息提交至区块链。这就是你推动采用的方式,你不能奢望人们去了解或理解区块链是什么。普通用户只想知道他们已经提交了表单并且表单的反馈也收集到了。”

当然了,如果用户确实想要利用Money Button来创建一个表单,Bitcoin SV协议将使这类行动以及后续反馈收集的成本远低于一美分。

鼓励应用

说服政府去改善现状是一个雄心勃勃的目标,尤其是在像选举一样敏感和重要的舞台上。没有与政府的密切合作,这是无法完成的。这项技术可以尽最大可能达成目标,但是成功的选举需要庞大的政府机构来支持,例如,识别合格的选民并留档登记投票人的纪录,更不用说身份验证了。

Afram已经与澳大利亚地方委员会进行了会谈,但是由于政府在推进变革方面通常难以迈步,因此Afram认为,要展示该技术有效性和安全性,私人应用是最佳的机会,也是最终让政府大规模进行采用的最现实的途径。

他认为:“区块链投票的问题在于,我们无法命令政府如何去组织投票。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向他们展示一切可能的选项——比如说透明度可以达到什么程度以及区块链技术所具备的功能等等,然后说‘我们可以进行一次让全部澳大利亚人都满意的选举——我们可以在一天之内统计2500万投票’,这是我们可以在私营部门证明的东西。政府没有竞争的压力。私营部门必须竞争才能生存,而公共部门则无论如何都有钱拿。因此,现在先让我们关注如何为企业提供解决方案,同时要让公共部门了解这些动态。我们已经进行了一些测试,并证明了其可行性。如果政府机构真地找到我们,我们将为他们的系统量身定制合适的解决方案:即使在澳大利亚内部,各理事会之间的投票流程也会略有不同,比如候选人或议员数量等,所以不同的理事会之间会有不同的投票结构,因此我们并不能打造一个万用的解决方案。”

Bitcoin SV提供支持

Afram最终是想让B-Vote成为选举基础设施中的一个切实可行的组成部分,这种雄心是与之前失败了的尝试一样的特点。其它解决方案一直在(并将继续)苦苦思索,如何才能交付一种可扩容的产品,让其能够满足哪怕是一个小国家的选举?因为即便是个小国家,也会有无数的要求,而Bitcoin SV却已经克服了这一障碍。

“我觉得Bitcoin SV正走在成功的路上,并且在不断证明着自己的能力,它比任何竞争链梦想中的性能都更强。”Afram说道,“我们不是第一个,也绝对不是唯一的一个投票平台,但Bitcoin SV是唯一可以提供一个可行系统的区块链。现在这一点已经得到了证明。我们10月份的时候从各地发起了1千万笔交易。我们无需拿整个澳大利亚的人口来做测试,我们已进行过了一次短期测试,用来判断可以在区块链上存储多少内容以及存储速度如何。结果发现,我们一天之内就能满足全体澳大利亚人的需求。”

从技术上讲,B-Vote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真正的难点在于,要试图去说服目标受众,告诉他们B-Vote不仅可以管理(政治和商业)投票,而且在此过程中,其功能和扩容性均能适应目标受众特别的要求——这也是Afram默默的坚信自己能够实现的目标。

他谈到:“当我们与地方议会和政府交流时,他们的反应都是‘哇’,这是很好的一步,因为我们只要得到了公众的关注,就成功了一半。我们已经证明了我们拥有足够的吞吐量来处理这些交易,技术和透明性都摆在那里。一切已经准备就绪,我们只需要与一个合适的政府合作来部署实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