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政策解读》第 4 集:美国国会议员Bill Foster

Greg Hall 460 x 488
By Greg Hall Published: 8月 17, 2021
Bill Foster

国会议员Bill Foster是伊利诺伊州第11国会选区的议员,也是美国国会区块链核心小组的联席主席。近期他接受了比特币协会创始主席Jimmy Nguyen的采访,谈论了他如何不同寻常地走上公职之路,以及美国在区块链技术的监管和立法方面所取得的进展。

国会议员Bill Foster有着漫长而传奇的职业生涯,还是国会里唯一懂得区块链的程序员,这让他倍受期待。Foster是美国的立法者之一,他正在努力确保美国在区块链技术及其可能为政府带来的益处方面有所动作。然而,Foster的职业生涯并非始于区块链,甚至与密码学也不沾边,而是物理学。

Foster对比特币协会说:“我做了25年的粒子物理加速器和粒子探测器的设计工作。实际上,美国最后一台巨型机是我发明的,并且建造团队也是由我领导的。在我那段职业生涯中,我设计了十组集成电路。可能是唯一一个设计和建造过10万安培超导输电线路的国会议员。”

可以肯定的是,那是一个非常特殊的职业,那么为何Foster最终选择了现在这个领域呢?

“几乎每个物理学家都是他们班上最聪明的孩子。物理学家们几乎也都能够意识到自己是班上最聪明的孩子,然后他们就会想知道自己是否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他说,“之后你就一直这样继续着你的职业生涯,在某个时间点,你环顾教室,意识到了你不再是班上的顶尖水平,也许只是趋于中游。我在哈佛读研究生时就遭遇了这种情况,当时我看到那些杰出的人,就知道他们注定要在理论物理学领域拥有伟大的建树,之后我就意识到了我将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实验物理学家。”

 

公钥加密的奇迹

早在比特币和区块链这两个词进入主流视野之前,Foster就已开始关注密码学了,所以当中本聪的白皮书发布时,Foster已经能理解中本聪的想法了。他说,公钥加密是一个“奇迹”。

当然,密码学将成为所有政府人士共同关注的问题:它是国家安全的关键支柱。Foster认为要想确保某样东西是安全的,就需要了解什么会使它不安全。

“这一点变得很重要,因为国会正在投入大量资金(进行量子计算),其中的一个主要理由是,它有可能反推一些对密码学至关重要的单向函数。如果在部署了某一类加密技术之后发生这种情况,那么这将是一个巨大的国家安全威胁。因此,我花了大量时间试图去理解抗量子加密技术的确切含义——这对我来说依然还不甚明了,但这一点非常重要。

如果有人破解了目前所使用的加密技术,那这就成为了一个对整个国家既存的安全威胁。这将给所有人都带来大麻烦,首当其冲的便是美联储。那些人们认为是隐私的东西都将不再是隐私。因此试图弄明白加密技术能否被破解就是一场高风险的博弈。我敢肯定,其他国家也会面临这样的情况。情报圈的基本任务之一是避免技术意外,想象一下,要是我们的敌人发现了能够破解我们当前的加密技术的方法会发生什么?”

 

立法者对哪些方面感兴趣?

区块链技术会让人们产生新的思考,当立法者开始试图弥补现有规则中可能的遗漏时,他们必须确定到底有哪些遗漏。区块链和数字资产往往看起来与世界过往的习惯大相径庭,但这可能不会像人们想象的那样需要一套全新的法律解决方案。

Foster说:“有一种复杂的情况是:某人偷了你的币然后立即开始分散进行销赃。但其实在这方面已经有一套非常成熟的法律了:如果你抢劫了银行的现金,然后你去麦当劳买了一个汉堡包。现在的问题是:警察能从麦当劳拿回这些现金吗?我认为麦当劳可以保留这些钱,只要麦当劳认为这些现金是合法取得的。但从另一方面来说,如果这是一桩洗钱销赃行为,那么麦当劳就不能保留这些现金。

因此,这是一套非常成熟的法律,我认为我们在加密货币领域也需要这种法律,因为有非常类似的情况。如果有人把你拖进一条小巷,用枪指着你的头,说拿出你的手机,把你所有的加密资产转移给我。那么我们必须要面对的问题是:在什么情况下,你才可以去找警察局或上法院,说‘我要拿回我的钱和加密资产’?”

然而,这其中的差异是很重要的,他说。

“加密资产、现金和固定资产之间的巨大差异在于不同的流动性。例如,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哪款勒索软件会在屏幕上跳出提示说,你所有的文件都被锁定了,我希望你将所持有的房地产转移给我!

这是行不通的,因为房地产的持有是可追溯的,你可以进行回溯,你可以去法院要说法:‘ 你知道我只能签下我的名字,但事实上,这是一笔欺诈交易。而现金则处于一种中间状态,但像勒索软件之类的首选项是加密资产,只是因为加密资产没有一个可进行控制的点。即使对于现金来说,如果你要跨境走私现金,就会遭遇一个控制点,你必须将现金藏在你的行李当中。但在加密资产世界显然不存在这样一个控制点。因此你必须把加密资产中与便利有关的效用和与匿名有关的效用区分开来。我非常喜欢便捷,但不太喜欢匿名。”

区块链对身份信息的影响是Foster经常思考的一个特殊差异。从立法者和监管者的角度来看,交易各方无法被识别可能是相当令人担忧的。以高度监管的股票市场为例:如果在交易所对一项资产出价,交易双方是根本不知道对方的信息的–——但这并不是说相关的信息不存在,监管者可以获取这些信息。他们会对这些信息感兴趣,因为监管者需要去有效地执行规则——比如那些反虚假交易的规则,即自己与自己交易某种资产,从而营造一个虚假的价格。

如果你要防止洗盘之类的事件,监管机构需要持有大量的非常敏感的信息。我认为这些事必须由你信任的人来做,这确实是世界上自由民主国家的优势所在,这是敏感信息的最佳归宿。如果你最终与监管机构发生争执,我想大多数人更愿意监管机构设在世界上自由民主的国家里。”

 

身份就是一切

对于Foster来说,身份问题是其核心关注领域。他最近提出了《数字身份提升法案》,除其它条款之外,该法案还将建立一个政府工作组,负责为公共和私营部门开发安全的身份验证方式。

Foster说,正确处理身份问题是数字资产走向大众化、主流化的必要步骤。

“最终你还是希望这些东西在法律上是可追溯的,如果你同意上述观点,那么你会说:‘好,那你如何证明自己是合法的参与者?’然后你很快就会想到,我需要一个可信的数字身份。你不仅要防止欺诈,防止他人的冒充,你还必须限制或防止人们同时拥有多个身份。”Foster解释说,“例如在美国,大多数身份欺诈都是像下面这样的:有人在四个不同的州以四个不同的名字获取了驾照,然后再去建立信用记录,如此往复。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发生,就要让某人向一个受信任的机构——政府——出示他们自己的公民身份证明(就像你拿着真实合规的身份如驾照),在你的生活中,并没有一个真正的替代方案。”

Foster很快指出,即使是这些考虑也夹杂着艰难的选择。你该如何处理无证人员?你如何处理类似美国证人保护计划(他说“这基本上是政府支持下的身份欺诈”)。

“这是使用区块链作为数字身份可信来源的缺点之一,因为在某些涉及国家安全的情况下,我们也许会希望使其不那么可信。因此,这只是你在试图设计一个真正的系统时遇到的非常复杂的细节之一。”

Foster认为,互操作性是各国在设计其数字身份系统时必须考虑的一个关键问题。在未来几年里,公民身份将不可避免地被越来越多地放到网上——欧盟已经表示他们在未来十年为所有欧盟公民提供数字身份的愿景,Foster希望美国也能跟进。如果是这样,这些系统就不能仅能应用于自己的国界之内。

“我们将以某种方式,让其他受信任的国家也知晓某些信息——这看起来是一个欺诈性的身份,但这是我们证人保护计划的一部分。与某些国家分享你的证人保护计划中的人员名单可能比其他国家更容易。因此,你知道,时常会有一些非常混乱的国际谈判,仅仅是为了找到一种方法来验证你自己是一个在法律上可追踪的单一个体。”

 

Foster对央行数字货币的看法

与数字公民的倡议一起,央行数字货币是立法者试图确定如何对待区块链的另一个热门话题。私营公司正在国家政府进行竞争,而国家之间也在进行竞争,因为稳定货币的前景曾经是只有政府才能染指的严格领域。但由于区块链的存在,情况可能很快会有所变化。

“’美元的主导地位从长期来看受到了威胁,不光是在国际交易中,作为储备货币也是,甚至作为最终储备货币也是一样。”

Foster并不是不知道,数字资产对许多人的吸引力在于增强了隐私性——如果说不是增加了匿名性的话。所以政府监管数字货币的构想肯定会让一些人不高兴。但Foster乐观地认为,有可能在政府的财政控制需求和数字资产带来的明显好处之间取得平衡。

“如果你想正确地设计一个中央银行的数字货币,举个例子,你可以把它设计成这样:如果美联储要清算所有的支付,至少人们可以有所选择。我想向你支付十美元,我发一条消息到美联储认证自己的信息,并从我的账户向你的账户转账10美元。那么有可能美联储只知道在这个时间点,有一笔钱从这个账户转到了那个账户,但他们不知道我刚刚买了腋下除臭剂或其它的什么东西。”他说,“我认为到最后,大多数人会对像美联储这样透明的、以法律为基础的政府实体更加放心,因为你知道,它是真正能够获取信息的唯一实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