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丛林:Gorilla DAO

By Greg Hall Published: 4月 22, 2021

随着上个月Gorilla DAO的发布,Bitcoin SV现在拥有了第一个去中心化自治组织。Gorilla DAO正在迅速成为Bitcoin SV故事里的(非官方)基石,这是集其先辈的经验教训、新技术之承诺以及为更广大的社区提供有价值之物的驱动力于一身的结果。

Gorilla DAO最初的设计是去领导化的,但它确实有主导力量——尽管有些偶然。Patrick Thompson是Gorilla DAO的创始人,他的想法是建立一个激进的、无领导的组织,因为他认为这个构想十分让人着迷。

Thompson解释说:“与比特币领域的其他公司交谈时,我钟意的一点是:他们正在创建的很多工具都是供大型公司内部使用的(而非面向零售市场)。

像微软这样的大公司可以突然醒悟并决定制造新的手机或计算机,但是就个人而言,你没有足够的资源来真正构建出创造性的新产品并将其推向世界。

人们可能想要去做一些事,但却缺乏专业的知识。DAO为他们解决了这个问题——你所需的资源和工具都集中在一个地方,这样你就可以去推进项目了。”

立足于现状,DAO概念可谓是一场革命。但是,要理解这一点以及Gorilla DAO想要实现的目标,就必须先往后退一步。

 

企业的过往

商业活动的组织方式尽管在不断变化,但无论是纵观现代历史、还是横跨地域来看,很大程度上都是受同一种范式所支配。变化是渐进的(但仍然具有重大影响):商业企业在古代文明中享有特殊的权利,而即便是如今最常见的架构——合伙企业和有限责任公司,也可以追溯到数百年之前。

这些架构的一个共同特征是存在着一个或多个作为代表的决策者——他们是接受委托对组织进行顶层控制的人。管理合伙人可能会监督有限责任公司中其他合伙人做出的执行决策,或者可能会选出一位首席执行官或一个董事会来代表股东行事,从而确定企业的发展方向。公司的层级从此开始向下流动。

从某种程度来讲,这种范式的出现确有其必要。例如,公司股东拥有该公司的部分股份,并通常会在公司事务中行使表决权。但是对于大型(尤其是公开上市的)组织而言,股东很少直接参与公司管理,这意味着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就成了股东的自治代理人。但是,代理人们并不会竭尽全力去实现股东的意图,反而只会为自己谋取利益。

这种架构存在缺点。尽管存在着对董事会(包括首席执行官)行为进行管理的规则,但实际上,其有效性取决于董事会去执行这些规则的意愿。同样的,公司内部也强调层级和权力,这就会抑制创新。

尽管有不利的一面,但在没有其它选择的情况下,这一直是我们所拥有的最好的模式——但在最近,情况发生了改变。

 

区块链/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AO)如何解决问题

区块链的创新性在于它能让一个没有中心权限的体系得以存在。它是一个分布式、安全且不可篡改的数据库,能够充当一个可验证的公共信息库——且无需“中间人”。它有可能极大地降低交易成本,并能让数字代币和自动执行合约等应用成为可能。而且即便是到基础设施这个层面,这些设施也可以是去中心化的。

得益于此,一种新的公司治理方式应运而生。通过自动执行合约,可以建立一个根据预定义规则进行自我管理的组织。规则本身可由投票决定(使用区块链上的代币),并将所采取的行动直接记录到公共账本中,从而实现传统公司架构中前所未有的透明性和可审计性。

将这些前景汇总,便得到了DAO。Aaron Wright和Primavera De Filippi在《Decentralized Blockchain Technology and the Rise of Lex Cryptographia》当中是这样描述这种创新的:

“这些组织(DAO)可以使用软件重新实现传统公司治理的某些功能,使参与各方既能从正式公司的架构中获益,又能同时保持非正式线上团队的灵活性和规模。

这些组织也可以在没有任何人工参与的情况下自主运行。他们可以拥有、交换或交易资源,并与其他人或机器进行交互……”

这减少了代理人管理的低效问题,并且权力的重新集中使组织不易受到个人(那些最终可能无法代表组织最大利益的人)的负面影响。与组织有利益关系的人也可以对管理方式有一个更全面(即使不是完全全面)的把控。

Thompson说:“对我来说,这是一个无领导者的架构,DAO的每个成员都是平等的。

相比之下,在公司架构中,最高层有首席执行官或董事长,然后有CTO、CFO等。公司架构是分层级的,其中存在着不同的层次和级别——这是一个金字塔,底层人员比顶层人员的权力更少。”

他又补充到:“一个创新的想法可能甚至无法到达相关人员的办公桌,更别说付诸行动了。”

DAO模式并不能保证解决所有的问题,甚至可能连大部分的问题都解决不了。它的作用是提供一种新型的治理方式,挑战的是现在被视为理所当然的惯例。为什么股东与管理层之间存在严重脱节?公司权力真的无法避免集中于少数人之手吗?

 

早期的DAO

也许DAO最出名的实现(基于以太坊网络的“DAO”)是昙花一现的,并最终以灾难告终,但这是DAO故事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正如Quinn DuPont在《Bitcoin and Beyond》中的一章所写的那样:

“DAO是一个重要的工具,通过研究自治和去中心化系统的实际治理模式,它可以用来尝试理解新兴的算法授权形式,还可用于理解设计激励机制和建模行为可能的失败方式。”

DAO是一个由投资者控制的风险投资基金,会根据每个投资者的投资份额为其分配数字代币,这将赋予他们对提交给DAO的提案进行投票的权利。它不是完全去中心化的,DAO有管理员,他们的工作是审查提案的合法性和其它实际的问题。由于组织者试图去管理安全漏洞所造成的后果,这种去中心化也愈发地受到了质疑,但它能让投资者在不依赖管理团队的情况下决定如何使用DAO的资金,从投票到执行再到利润返回的过程均由以太坊区块链上的智能合约网络所控制。

DAO的失败是由一个安全漏洞所引发的,该漏洞导致投资者们投入的资金损失了近三分之一。随之而来的后果(最终终结了DAO实验)凸显了该组织的去中心化目标与对威胁迅速协调和响应的需求之间的矛盾。

 

从DAO到Gorilla DAO

事实证明,企业有很强的创新欲望。不可避免地,肯定有人会使用Bitcoin SV进行DAO实验。Gorilla DAO由此诞生了。

要参与Gorilla DAO,你需要购买“Ape”代币,该代币相当于可以用来决定成员提案的选票。只要你拥有选票,就可以提出提案。

Thompson说:“我认为尚待探索的是,当你创建了一项提案并对其进行投票,之后会如何发展?在这方面,所有成员都有发言权,任何人都可以提出想法。”

Gorilla DAO成员拥有一个专用的聊天室,该聊天室(与Slack相同)分为多个子频道。有的是供开发者处理特定任务的空间,例如构建投票系统,但也有一些其它与DAO成员利益相关的主题,尽管不一定直接与项目相关。

提到DAO的相关概念时,有一个问题难以避免。如果说没有貌似明确的方向,Thompson是如何看待Gorilla DAO的未来的呢?

Thompson表示:“当我要在区块链行业之外去解释DAO时,就需要花一点时间了。我不会马上就受到人们的待见,因为大家都已经习惯于有限责任等类型的公司了,他们并不知道DAO是什么。他们可能会问:‘谁来负责领导?DAO是干什么的?’之类的问题。那我就告诉他们:成员们想让它干什么,它就可以干什么。

我们与其它DAO不同,他们基本上已经为自己敲定了一条非常明确的道路。对于以太坊来说,当谈到他们的DAO时,他们会开门见山地说他们的DAO将会做什么:投资在以太坊之上打造的商业。

Gorilla DAO却从未如此笃定。所有的一切都看成员们,成员们想把它变成什么样,就变成什么样。”

从平台启动的初期以及运作了几周后的情况就能看出它意图的运行方式了。DAO的第一个提案是有关成员合作的,主要探讨用于奠定基础的规则和指导方针,这些规则和指导方针将决定如何管理Gorilla DAO。

Gorilla DAO的运营主要在其网站的聊天室中进行,投票由创始人手动计算,尽管最终所有的投票流程将在链上进行。用户可以在特定的投票频道中创建提案,例如“DAO是否应聘请X人提供X服务?”,然后成员可以对该提案进行投票。

Gorilla DAO如今已经吸引了200多名成员。更令人兴奋的是,所有这些活动几乎都是由社区推动的。

Thompson说:“我们并没有进行什么真正意义上的营销。

确实有很多人喜欢该项目,并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大猩猩的图片和各种梗图。但这就是成功的关键,我认为Twetch这类平台选择的路是正确的:他们理解现在的梗图经济,以及它在吸引人们来用你的产品方面是多么有价值。

我认为做这些趣图并在网上取乐是一方面,但更重要的是,如果你在这背后有优质的信息和使命想要传递,我觉得这就真的要起飞了。”

 

引领无领导组织

Thompson清楚地意识到,要在DAO项目的早期阶段对引导的需求与最终的无领导组织目标之间进行平衡。

他说:“DAO必须要被创造出来。也就是说,要么是一群人一起创造了它,要么就是一个人创造了它并以DAO的形式让它继续发展。

随着时间推移,你很快就会明白:人们总是想知道某个项目背后是谁,尤其是在购买会员资格和购买投票权等事项上。人们想知道他们的钱去了哪里,所以我认为,必须要有一个可以让人信任的个人或团队,这一点很重要。”

Thompson补充说:“加入的成员越多,人们之间的对话越多,就会有更多的成员能够帮助其他成员。”

展望未来,改善Gorilla DAO自治性的真正催化剂将是在建立了链上投票和链上提案功能后,向组织添加的智能合约功能。

他说:“在拥有了核心的基础设施(链上投票和链上提案功能)之后,我们需要智能合约。这也是我们努力的方向。

在比特币中,智能合约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如果有了智能合约,我就真的可以引退了。也许仍然也会做一些客户服务的工作,但是其强度和手动性将会大大降低。”